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妻子的面具

我是一个入赘的女婿,原因无他,岳丈是一个很注重传承的人,家族香火传到他的下一代就只有我妻子一根独苗,所以作为我和妻子结婚的条件,我义无反顾的当了倒插门女婿。  其实做入赘女婿也没什幺不好的,除了孩子的大名不姓我的姓,其他的便利还是挺多的,至少我的工作和豪宅,都是作为我入赘的聘礼,这可着实为我和老爸..

偷听偷情

  我家是在东北开饭馆的,那种中低档次规模的,一楼大厅二楼包房,我平日里就在一楼吧台负责照看饭店的正常营业!每天往来的顾客很多,其中总有几对关系貌似正当的男女来光顾,而每次他们都喜欢选择楼上的7包,我家二楼一共5个包房(包房号依次为5、6、7、8、9,),分三大两小,7包的位置在中间,相对较封闭不..

浪子录

浪子录                 (1)  盛夏深夜的11点,北京某高尚住宅区。  只见一个黑影如夜猫般敏捷地爬上了某别墅的二层,二层窗户没关,黑衣人..